黑暗乱神

经典文章 admin 浏览

小编:黑暗乱神 除了左相门生,谁还有这么大的胆子敢直呼镇军侯的名字? 老夫现在就去请镇军侯大人! 白须老者连忙向张若尘行礼,随后,走出雅阁,派遣了一位心腹去请镇军侯。 虽然还

黑暗乱神

    除了左相门生,谁还有这么大的胆子敢直呼镇军侯的名字?

    “老夫现在就去请镇军侯大人!”

    白须老者连忙向张若尘行礼,随后,走出雅阁,派遣了一位心腹去请镇军侯。

    虽然还没有确定那一个神秘少年的身份,但是左相却是他们绝对得罪不起的人,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,也必须立即去将镇军侯请来。

    就算退一万步,那一个神秘少年真的有问题,但镇军侯可是天极境的武道神话,何等强大的人物,区区一个十多岁的少年在他的面前能够翻起什么大浪?

    所以,现在将镇军侯请来,绝对是最明智的做法。

    在白须老者派人去请镇军侯的时候,张若尘在花不为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,听到这话之后,花不为的心脏狂跳起来,震惊的盯了张若尘一眼。

    张若尘向他点了点头,道:“去!”

    花不为紧了紧拳头,随后,立即离开了朱雀楼。

    等到镇军侯来到朱雀楼,张若尘就打算立动手,以最快的速度除掉镇军侯,在黑市中的阵法没有开启之前,逃出黑市。

    张若尘要动手杀人,自然要先让花不为离开。要不然的话,等张若尘逃走,花不为岂不是就只有死路一条?

    为了以防万一,张若尘还给花不为下了一个命令,让花不为动用武市钱庄在黑市中的全部力量,不惜一切代价,破坏掉黑市的护城大阵。

    只要护城大阵被破掉,以张若尘的实力,若是要离开,黑市中根本没有人拦得住他。

    最主要还是因为张若尘并不清楚镇军侯的真实实力,只知道镇军侯的武道修为是天极境初期,可是天极境初期的差距也相当大,谁都不知道镇军侯达到了哪一步?

    “以我的实力,在十丈之内的距离,出其不意的出手偷袭,至少有八成的机会,可以一击杀死镇军侯。若是第一招没有将镇军侯杀死,那么必定会陷入苦战,到时候,黑市中的护城大阵开启,对我将会相当不利。”

    “八成的概率,杀死一位天极境的武道神话,绝对值得一拼。”

    “若是花不为能够破坏掉黑市中的护城大阵,杀死镇军侯的概率将会更大。”

    韦长老有些好奇的问道,“柳公子,你这是让花不为去干什么?”

    张若尘收回思绪,笑了笑,显得很从容,道:“要购买城池,自然需要大量的银币。你觉得我身上能携带大量的银币吗?我自然是让他去提取一批定金过来,韦长老你放心,以左相府的财力,就算要卖十座城也只是九牛一毛。”

    韦长老本能的感觉到一丝不对劲,但却并没放在心上,要知道这里可是黑市,镇军侯又是天极境的武道神话,能出什么事?

    花不为走出大门,转过身,深深的看了朱雀楼一眼,长长的吐出一口气,“他居然真的是一位大人物,估计待会整个黑市都要闹翻天。我还是赶快去办正事!”

    “唰!”

    花不为的耳边听到一声剑鸣,刚刚转过身,就感觉到脖子边上传来一股刺骨的寒意。一柄冰冷的玉剑,抵在他的颈部。

    剑尖上传出的寒气,像是能够将他全身血液冻得凝固。

    韩湫站在花不为的对面,单手捏着晶莹剔透的玉剑,眼神锐利,冷冰冰的道:“最好别开口说话,小心脑袋搬家,跟我来!”

    花不为被韩湫身上的气势震慑住,绷紧身体,使劲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 韩湫穿着一身整洁的青色男装,乌黑的秀发用一根发带固定在头顶,形成一个公子髻。

    她本来就长得十分貌美,五官精致绝伦,唇红齿白,这样的打扮,简直就如一个翩翩美少年。

    将花不为带到离朱雀楼不远的一条小巷,韩湫的手臂轻轻一抖,将花不为脖颈的皮肤割破了一道口子。

    “咚”的一声,花不为跪在地上,在怀里摸了半天,逃出一大把银币,递给韩湫,哭喊道:“大爷,这是我全部身家了,求你放我一条生路!”

    韩湫皱了皱眉,鄙视的盯了花不为一眼,道:“谁说我要你的钱?我只问你一个问题,你若是能够答上来,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。告诉我,跟你走在一起的那一个戴着金属面具的少年,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 “不知道。”花不为实话实说的道。

    他是真的不知道张若尘的真实身份,却知道张若尘应该是武市钱庄的大人物,但是,这一点他是绝对不可能说出去。

    “不知道?”

    韩湫一脚将花不为踢翻在地,玉剑指在花不为的脸上,带着威胁的语气,道:“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废了你的武道修为?”

    “信,信……我告诉你,我告诉你……”

    花不为的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,从地上坐了起来,道:“其实,他是……千水郡国的左相的门生,名叫柳信。”

    花不为当然知道,这个身份是假的,所以,他就毫不犹豫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 “左相门生?若他是左相门生,为何会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?”韩湫露出沉凝的神情,有些不相信花不为的话。

    坐在地上的花不为,看见韩湫正在思索,立即抓住机会,从地上翻身而起,身法十分灵巧,向着小巷外冲去。

    他还要去安排人手,破坏黑市的护城大阵,根本没时间耗在这里。

    虽然破坏黑市的护城大阵,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但他还是要努力去做。

    韩湫冷哼一声,“就你这点修为,也想在我面前逃走?给我定!”

    “哗——”

    韩湫的手臂一伸,一掌隔空打出,一片黑暗真气涌出去,将已经逃到十米之外的花不为包裹起来。

    花不为就像是陷入冰冷的泥潭了一般,速度越来越慢,最好完全不能动弹。他震惊无比的盯着韩湫,心中暗道,难道遇到了一位武道神话?

    “黑暗乱神!”

    韩湫走到花不为的面前,双眸盯着花不为的眼睛,施展出一种能够干扰武者神智的武技。

    这种武技,十分诡异,只有开启黑暗系神武印记的武者,才能修炼成功。

    “从现在开始,我问一句,你答一句。”韩湫道。

    一缕缕黑色的真气,进入花不为的眉心,渐渐地,花不为的双眼变得迷茫、呆滞,犹如木偶一般点了点头。

    韩湫道:“那一个戴着金属面具的少年到底是谁?”

    “不知道。”花不为摇了摇头。

    韩湫的一双黛眉紧紧皱在一起,感觉到有些失望,继续问道:“你通过什么方法认识他?”

    花不为道:“武市钱庄的赵执事,让我带他来黑市,说他是一位贵客。”

    “武市钱庄!”

    韩湫的眼睛一亮,露出一丝喜色,总算是问出一些有用的线索,心中暗道:“难怪会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,看来他很可能是武市钱庄的一位天才内宫学员。”

    韩湫继续盯向花不为,问道:“你为何离开朱雀楼,要去什么地方?”

    “陈公子要杀镇军侯,让我安排武市钱庄在黑市中的全部势力,不惜一切代价,破坏黑市的护城大阵。”花不为道。

    “他竟然要在黑市中杀镇军侯,好大的胆子!”韩湫冷峭的一笑,突然,脸色变得严肃。

    既然他是武市钱庄的内宫学员,为何要杀镇军侯?

    韩湫想到那一个神秘少年在地底密室中得到一本账簿,当时曾对她说了一些话。他居然声称,四方郡国和毒蛛商会勾结。

    韩湫本来是不相信,可是在得知那一个神秘少年要在黑市中杀镇军侯,心中不知为何,竟然怀疑了起来。

    莫非四方郡国真的和毒蛛商会暗中勾结?

    韩湫问道:“镇军侯为何要来黑市?”

    花不为道:“镇军侯将一座城池挂在毒蛛商会中贩卖,陈公子想要调查清楚他和毒蛛商会勾结的证据,于是就假冒成左相门生,准备购买那一座城,顺便将镇军侯给引出来。”

    韩湫有些失神,停止施展“黑暗乱神”的武技,紧紧的捏着双手的手指,眼神变得无比冰冷:“可恶!镇军侯居然真的敢和毒蛛商会勾结,就连城池也敢拿出来卖,好大的胆子。”

    一直以来,四方郡国都是云台宗府管辖的势力,受云台宗府的控制。

    现在,四方郡国居然瞒着云台宗府暗中和黑市中的势力合作,万一被武市钱庄查到了证据,禀告到东域圣王府。

    东域圣王府会不会认为是云台宗府在与黑市交易合作?

    此事非同小可,而且那一个神秘少年已经查到证据,只等将账簿送回天魔武城。

    现在该如何补救?

    韩湫有两条路可以走:第一条,联合镇军侯,将那一个神秘少年杀死,夺回账簿,先将这件事压下来,再禀告云台宗府的高层,让他们来处理。

    第二条,助那一个神秘少年一臂之力,除掉镇军侯,然后,再和他一起前往天魔武城,向武市钱庄的高层将事情解释清楚,勾结毒蛛商会的只是四方郡国,与云台宗府并没有关系。

    若是选择第一条路,那么就算云台宗府本来没有与黑市合作,也不得不继续和黑市合作,只会越走越远,越陷越深。

    而且,现在可是在黑市,她若是和镇军侯联手杀死了张若尘,镇军侯和黑市中的那些高手为了灭口,说不定也会将她给干掉。

    经过不断的思考,权衡利弊,韩湫最终还是选择了第二条路,决定助张若尘一臂之力,杀死镇军侯。

    “先破坏掉黑市的护城大阵!”韩湫的心中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 花不为已经清醒过来,瞪大一双眼睛,震惊的盯着韩湫,有些结巴的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我……我刚才都说了什么?”

    “没说什么!”

    韩湫的眼眸一眯,露出迷人的笑容,头也不回的走出小巷,向着黑市的阵塔方向行去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ncttcfse.com/a/jingdianwenzhang/20180220/6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