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了

经典文章 admin 浏览

小编:看见张若尘从容不迫的神情,与韦长老等人形成鲜明的对比,镇军侯的眼睛一眯,赞叹道:不愧是左相大人的门生,果然不是寻常武者可以比拟。 在镇军侯打量张若尘的时候,张若尘也

    看见张若尘从容不迫的神情,与韦长老等人形成鲜明的对比,镇军侯的眼睛一眯,赞叹道:“不愧是左相大人的门生,果然不是寻常武者可以比拟。”

    在镇军侯打量张若尘的时候,张若尘也在打量他。

    镇军侯绝对是那种天赋异禀的武者,体质强大,骨骼粗壮,龙精虎猛,估计拥有天生神力。

    这样的人物,在同境界,绝对算是一等一的强者。

    同样是天极境初期的武道修为,镇军侯却给张若尘一种强大的压迫力,此人估计比穆青都要强大一筹。

    至于更弱一等的华名公,就更加不是镇军侯的对手。

    而且,镇军侯的身后,还跟着六位完全被黑色铠甲包裹的死士。

    每一个死士的身上都散发出一股冰冷的寒气,紧紧的守在镇军侯的身边,可以想象,任何人想要靠近镇军侯,必定要先过他们那一关。

    张若尘道:“镇军侯不愧是四方郡国南境的军中统帅,手下人才济济,这六位死士都是一等一的高手,让人羡慕。”

    镇军侯大笑道:“柳公子,好眼光。本侯一共培养十位死士,全部都是地极境小极位以上的修为。在军中,他们的地位,只在本侯之下,被称为‘十大死神郎将’。今天只带来其中六人,以他们六人的实力,若是施展出合击阵法,足以和天极境的武道神话短暂抗衡。”

    “厉害!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 有六位死神郎将守在镇军侯的身边,要杀镇军侯,难度又增加了一大截。

    镇军侯笑道:“只是十个地极境的死士罢了,与左相府的死士比起来,差得太远。柳公子,既然本侯已经到了,你是不是也该将左相府的令牌取出来,让本侯鉴定一下。只有确定了身份,我们才好继续商谈更大的生意。”

    “当然!”

    张若尘的右手向衣袖中摸去,将一块令牌取出来,向着镇军侯递过去。

    镇军侯看向令牌,突然,眼睛一怔:“武市学宫的令牌……不好……他是武市学宫的人……”

    张若尘冷哼一声,将真气注入令牌,打向站在镇军侯左侧的一个死士。

    令牌被真气包裹,如同一个火球,蕴含强大的冲击力,直接将那一个地极境大极位的死士撞飞了出去。

    “嘭!”

    那一个地极境大极位的死士撞破墙壁,露出一个人形的大窟窿,飞出了雅阁。

    在镇军侯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张若尘的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柄锋锐的断剑,运足全身真气,一剑劈向镇军侯的颈部。

    “哧哧!”

    沉渊古剑完全被灵火真气包裹,冲起一丈长的火焰剑光。

    张若尘的手中就像是捏着一条火龙,别说是一个人,就算是一条大河,似乎都能斩断成两截。

    镇军侯的脸色大变,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,只得伸出双臂,想要接住张若尘劈下去的一剑。

    沉渊古剑将镇军侯双手之间的真气撕裂,狠狠的斩在镇军侯的颈部。

    “轰”的一声,镇军侯脚下的楼板裂开,身体坠落到底楼,地面上出现一个巨大的窟窿,整个楼阁都猛烈晃动一下,摇摇欲坠。

    张若尘能够清楚的感觉到,刚才那一剑的确破开了镇军侯的铠甲,可是却绝对没有将镇军侯杀死。

    正在张若尘打算追到底楼的时候,韦长老、云军师、朱雀楼主同时向张若尘攻了过来。

    “小子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 “居然敢出手刺杀侯爷,受死!”

    “他既然能够拿出武市钱庄的令牌,应该是武市钱庄的年轻高手,联手将他拿下。”朱雀楼主道。

    他们三人皆是地极境大圆满的修为,将张若尘围在中央,各自施展出最强大的武技。

    “天阴掌法。”

    韦长老的全身经脉变成青色,就像是一道道图文刺青,双手凝聚出一层厚厚的寒冰,从张若尘的左侧,打出一道寒气森森的掌印。

    “血红菱!”

    朱雀楼主的衣袖里面飞出两根血红色的长菱,延伸出十多丈长,向着张若尘的双手缠绕过去。

    “噗!”

    张若尘的双腿一动,直接冲到韦长老的面前,剑光一闪,血光乍现。

    韦长老的掌印,还没打在张若尘的身上,自己的头颅就飞了出去。

    “唰唰!”

    张若尘一连劈出十三剑,化为十三道剑气,将朱雀楼主打出的两根红菱斩断成一片片碎布。

    “什么?”

    朱雀楼主花容失色,没想到对方的实力竟然如此可怕,于是立即向后爆退,想要跳窗逃走。

    只见人影一闪,张若尘已经先一步站在窗前。

    “天心指路!”

    张若尘挥剑一斩,拖出一道十多米长的剑气。

    剑气,从张若尘的脚下一直延伸到朱雀楼主的身前,在地面上留下一条长长的剑路。

    朱雀楼主双臂交叉,向前一挡。

    “啊!”

    她惨叫一声,被剑气撞飞出去,洒落下一片鲜血,也不知是生是死?

    刚才那一剑,张若尘也将整座楼阁分成两半,地面裂开,直通底层。

    张若尘没有去察看朱雀楼主到底是生是死,那种小人物,就算活着,也威胁不到他。

    先除掉镇军侯,才是正事。

    张若尘跳落到底楼,只见地面上有一个直径三米的大坑,还有一些新鲜的血液,却不见镇军侯的踪影。

    蓦地,张若尘猛然抬起头,只见上方站着六个武道强者。

    他们手中捏着玉石,将真气注入玉石,正在催动玉石中的阵法铭纹,准备布置合击阵法。

    其中五人都被厚厚的铁甲包裹,正是跟在镇军侯身边的那五位死神郎将。

    另外一人,乃是云军师,云中海。

    在武道界,他们六人都算得上一等一的高手。

    “哗——”

    合击阵法布置成形,六人手中的玉石,各自冲出一根光柱,连接在一起,形成一个球体的阵法牢笼,将张若尘困在阵法中心。

    镇军侯走了出来,一双虎目,冷冷的盯着阵法中的张若尘,道:“小子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 张若尘刚才那一剑,破开了镇军侯的铠甲,在镇军侯的颈部留下一条深深的血口。

    就连锁骨也被斩得断裂,镇军侯受了不轻的伤势,靠他深厚的武道修为,才将伤势压制了下去。

    张若尘看着狼狈的镇军侯,一脸无惧,笑了笑道:“你一个将死之人,就算告诉了你,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 “我是将死之人?哈哈!”

    镇军侯大笑了起来,道:“你还没有认清形势?我已经派人去开启黑市的护城大阵,就算你逃出合击阵法,也是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 张若尘的眼神一凝,合击阵法对他来说,虽然有一些威胁,可是却并不算麻烦。

    但是,护城大阵一旦开启,张若尘还想杀死镇军侯,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了!

    “云中海,五大死神郎将听令,将这小子拿下。先别伤他性命,本侯要活的。”镇军侯恼怒的道。

    “轰隆隆!”

    在六大高手的催动之下,合击阵法快速旋转起来。

    一道道阵法铭纹从玉石中涌出,化为一缕缕闪电。闪电,扭曲在一起,形成六道粗壮的电光,同时向张若尘涌过去。

    “给我破!”

    张若尘的手臂一挥,打出一道三尺长的空间裂缝,向着云中海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 “空间……裂开了……”

    云中海大惊失色,刚刚想要逃走,就感觉到那一条空间裂缝之中,传来一股恐怖的吸力,将他拉扯了进去。

    空间裂缝闭合,云中海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 失去了云中海,合击阵法自然就不攻自破。

    “刚才……刚才发生了什么事?”镇军侯的目光,紧紧的盯着,云海中刚才消失的位置。

    空间居然裂出一道缝隙,将一位地极境大圆满的武道高手吞噬了进去。

    镇军侯的心中狂惊,若是自己也被那一道空间裂缝斩中,估计他的下场不会比云中海好多少。

    “护城大阵怎么还没开启?”

    “这小子太古怪了,先离开再说。”镇军侯的心中生出惧意,而且又受了重伤,不敢继续待下去。

    他立即施展身法,逃出朱雀楼。

    “哪里逃?”

    张若尘纵身一跃,正想追上去,突然,那五位死神郎将冲了出来,抽出五柄战刀,同时向张若尘斩过去。

   

当前网址:http://ncttcfse.com/a/jingdianwenzhang/20180220/7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